top of page

培訓手記:突如其來的休刊

已更新:5月27日

十月底,S 大哥進去了戒酒村。


九月的練習場結束後不久,他因為煩心事重拾了酒精,狀態又向下滑落,身上也沒有手機,所以我只能透過牧師、浪人食堂或夢想城鄉的夥伴打聽消息,也請香香澡堂的店長幫忙留意行蹤。


總之,在他進去戒酒之前,不論哪邊都是懸著一顆心,也常常找不到他。



十月最後那幾次培訓,我們一面微調故事內容,也慢慢開始想真人圖書館的主題。擅長神來一筆的他,很快就把自己比作「風車」,覺得一直以來都希望自己的人生轉動,但就是缺陣風。


培訓過程中,我常在他身上看見一些傷疤,而那些傷疤多來自過往的挫折。其中,酒精就是一個常常絆住他的東西,街頭繁雜的人事紛擾,也總讓他悶悶不樂。所以,聽他說有位牧師可以介紹他進去戒酒村時,我其實很高興,而 S 大哥本人則是堅持要讓培訓繼續,總之坐個車回萬華而已,那都不是問題。


他還主動提出多安插一次練習,並保證會好好表現,讓我沒話說。


我說:「好,我們就試試看,你進去後也不用急著想培訓的事,先安頓好比較重要。反正培訓的資料都還在啊,我們也不會跑。」同時,也想辦法聯繫到牧師,確認是否真如 S 大哥所說,可以這樣自由進出機構。


答案是不行。


⋄ ⋄ ⋄


過了幾天,我打算趁練習時跟 S 大哥說勢必要暫停培訓的事,也作個小總結讓他安心。


但,他就沒有再出現了。聽城鄉的夥伴說,他因為沒能好好練習而對我很愧疚,不想來見我。不過,至少後來有接到牧師的聯繫,S 總算是在最後關頭被找到,也隨著牧師一行人進去了戒酒村。


而機構的人說,為了讓他專心戒酒,這一年間絕對不能和他聯絡


因為作了不少心理準備,所以我平靜地接受了這個事實。不過,馬上開始擔心的是,其他現任講者的狀況也是一直改變,為了能持續推動真人圖書館,我們勢必要持續培訓新講者;現在培訓到 90% 的 S 大哥休刊,我們又要重新找尋合適對象了。


⋄ ⋄ ⋄


在他進去後過了兩個月,也漸漸接近年末,離別的事實在這團聚季節越來越顯得突兀;原來這陣子自己之所以能保持平靜,只是因為還沒去整理那些複雜的心情而已。


偶爾聊到相關話題時會想,不知道 S 現在過得怎麼樣了。上個月連聽了兩場酒癮實務講座,我才發現自己和 S 大哥多次交手後習得的互動模式,竟跟心理師們分享的相處技巧大致相像(雖然是比較拙劣的版本,但那些都是張開所有的感官去盡力嘗試後的成果呀)


不知道 S 回來之後要花多少時間重新熟悉講故事的感覺,也不確定培訓之路能不能順利重啟。有位社工同事跟我說,有時候從機構回來後還是可能重蹈覆轍,畢竟這裡的環境還是沒變;另一位夥伴則說,或許 S 大哥就跟有些作家一樣,是為了去取材而休刊,搞不好會帶著更多能分享的東西回來......


我們終究只能靜觀其變。


書寫下來,是想分享這些工作的幕後情景,也為了記得。



░░░░░░░░░ ✏ 街遊夥伴 欣容


7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