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從第四世界帶回來的靈感們

今年春節剛結束,就有一大批人馬從萬華前往了法國。這趟好不容易實現的法國行,窮學盟的夥伴們去了 第四世界 (ATD Fourth World) 參訪,街遊的曼曼也是其中一員。在台灣的我們只聽說這趟讓他大開眼界、彷彿流失的工作動力都回來了,昨天才終於有機會聽百味的阿德跟社區實踐的皮皮聊聊他們的收穫。



聽了兩個小時,最讓我感到啟發的就是第四世界底下的 TAE 活業與共學中心。聽皮皮說類似法國版的大水溝二手屋,不過裡面主要做的是二手電腦的維修和販賣、園藝跟建築類等服務。TAE 雇用的人,有 55% 是失業者或處境不穩定者、45% 是有文憑的畢業生,內部最講求的不是生產率,而是平等、安全有保障的工作環境,雖然薪資略低於基本工資......


嗯?沒有基本工資怎麼活啊??先別緊張,為了讓人可以在裡面安心工作一輩子,前面提到的「保障」有確實反映在終身聘僱和補助、退休金等實際層面,也讓員工在勞動中保有彈性與自主性。


雖然薪水偏低,但在我們印象中,往往要用大量的金錢去換來的好房子、工作之餘的調劑放鬆,都不用額外用薪水去換,而是本來就具備或相對有餘裕;加上不用為了晚年辛苦存款,平日花大把時間待著的職場也相對舒適,仔細想想,好像也真的不太需要去煩惱薪水不夠了。


/


TAE 認為,這樣才是所謂健康的環境,而外界比較像是一個會讓人生病的環境。


相對於台灣的服務對象們需要從培力職場「畢業」,「回歸」外界,TAE 的員工們用他們的方式安放了人,也維持著營運(對,聽說賺得了錢) 身為一個偶爾會在追求效率、利益的社會中,疑惑人們到底在追求什麼、自己到底最想要的是什麼的人,這一切聽起來實在蠻理想的,也讓我很想到現場感受 TAE 運作的氛圍,去接受一些思維的翻轉和洗禮;雖然法國跟台灣在歷史背景、社會資源運作上或許有很多根本的不同,我仍然覺得 TAE 的模式很值得探討和嘗試。至少在嘗試時,應該就可以脫離看看既有的生活/勞動模式,也刺激我們去發展適合在這片土地上的實踐。


⋄ ⋄ ⋄


另一個讓我很有感的,就是第四世界「平民大學」的交流方式了。


回想去年街遊找來志工和街遊講者定期聚聚,想讓大家一起來練習傾聽跟表達也聯絡感情,不過辦了幾次之後,裡面有些成員分別表示「引導大家發言的方式會讓自己有點壓力」、「因為時間在晚上會影響作息,所以之後不想參加了」。雖然有趕在最後一次聚會調整到讓大家輕鬆愉快的方式,也知道一切都是過程,但成果確實讓我們有點小灰心,並決定暫時不續辦、先以其他形式替代。


不過,昨天在台下聽皮皮和阿德分享平民大學的規則,發現它們跟我們去年設計的有點像,卻又更加全面,例如:在籌備期和過程都會細心處理「邊陲」,例如替無法出席的人帶話到現場/把與會者的話帶回給缺席者、視情況邀請不擅表達卻又在觀望的人發言......等。


透過每次不同主題的對話,雖然不能直接解決每個人生活的問題,但透過參加卻可以學到方法和知識,讓眾人身上長出力量;不讓人感到被排除的機制、反覆練習表達,或許才能真正消除貧窮所帶來的匱乏


聽著聽著,就覺得這些特別的設計,正在顛覆一些自己腦中的什麼......!很快地,萬華的好夥伴們就正準備一起引進看看平民大學。如果你也對第四世界、平民大學有興趣,推薦你先去看看《讓發聲發生》這本書,之後若有嘗試後的感想,會再找機會跟大家分享的!


最後最後,想感謝皮皮和阿德的整理和分享,昨天在散場之際不禁想,真喜歡這種夥伴們一起苦惱討論學習、共同提升的感覺。



░░░░░░░░░ ✏(不小心話太多的)街遊夥伴 欣容


4 次查看0 則留言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