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身為志工...

已更新:21小时前



當街遊導覽的伴走志工,偶爾會碰上一些有趣的小插曲。像是參加導覽的遊客們,總會很可愛的嘗試定義志工的角色。身為志工的自己有時候被說是有愛心的,有時候是受人欽佩的,有時候則是善良的。


那我呢?我該怎麼定義志工角色中的自己?有時候我會思考這個問題。


聽著這些居無定所的流浪生活,遊客們對導覽員好奇的提問、給予正向鼓勵,或是對導覽員現今生活的關心。看那些發著光,熱切關懷他人的眼神,感動的情緒總會隨之湧起。當這個世界還有人在意他人生活,關心他人幸福與否,好像也程度的肯定了他人的生命是有意義的。


(坦白說,光是要一個人解剖過往不光明的生活就夠困難了,還需在大眾面前,大聲說著不被社會肯定的流浪經歷,這是好多好大又好滿的勇氣呀)


而身為志工,除了被動接收這些滿溢的情緒外,更重要的是能將心中認可的價值傳遞出去。我們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告訴大眾:


「他們不像社會所說的好吃懶做;他們不像社會所想的骯髒不堪;他們也不像社會所認識的嚮往自由而流浪,他們只是擁有一個不那麼幸運的過往。」


⋄ ⋄ ⋄


社會的複雜度就像一幅拼圖,我們必須從不同面向去理解和拼湊,人群也是。身為志工的自己也會有期待啊,在環境中採取主動溝通的角色,理所當然的會期待有更多人了解無家者,期待社會上的刻板印象能有被消抹的時候。但若想讓無家者的每一塊零碎拼圖被看見,並拼出一幅完整的樣子,我們必須更努力的觀察和思考每一片拼圖的脈絡,並在每一次的嘗試拼湊中,惦記著自己是否正往心中目標邁進。


所以我想,活在志工角色裡的自己,無法和任何形容詞劃上等號,只明白身為志工,做著認可和堅持的事情,那樣的自己無時無刻都是貼近幸福的。


而相信當人群被理解的那刻,光也會因此一點一滴的灑進社會角落。



︙文/街遊志工 睿庭

︙圖/街遊志工 阿誠



兩年前就加入街遊志工隊的睿庭,很常來排班伴走,來到我們都很想頒發感謝狀給他。


頻繁刷臉 + 把握遊客來之前的時光跟賈西亞閒聊,和不太會認人的老賈拉近距離後,睿庭的臉書貼文也開始出現兩人的互動小劇場,有時是朋友般的互動關心,有時是問老賈關於無家者某些行為背後的原因......,我們除了超愛看這些細膩的紀錄和反思,也很高興看到他這麼樂在其中,也在服務過程向下不斷探索。



📍 最後提醒! 芒草心新年度志工招募 2/28 截止

歡迎加入我們!(一年就這一次喔)


42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