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浪之前:記一次與法官的問答



「你決定跟前夫離婚,都沒有想要跟家人求助嗎?」

「離婚是我的決定,家人也尊重我的選擇,所以之後的事,我就想說自己承擔......」


「那你繳不出房租、被房東請出去之前,有沒有去找工作?」

「沒有耶,我當時就打算先去台北車站睡,再看看怎麼找工作」



前些日子我們受邀去法官學院分享,想到要面對台下一位位的司法工作者,我和碗粿都有點緊張。聽過碗粿流浪的前因,到了問答時間,某位法官忍不住有了開頭那些好奇,但對提問者來說,碗粿回答中呈現的負責與豁達都不足以解開疑惑,因此雙方的問答反覆了好幾回。事後想起來,碗粿分享的大多是過往的事,但接受提問的是當下的他;這中間跨越多少混亂掙扎,是很難用一句回答去包含的。


相信大家在聽一些無家者的經歷時,也會不免冒出類似的疑問,但,大家有沒有相仿的經驗呢?眼睜睜看著事態漸漸低落,腦中塞滿無力,卻又難以挽回的時刻


面對他人的煩惱,我們很常都能即時在對方腦中披荊斬棘,但我最近常常在想的是,嗯,我記得我也曾有這樣的時刻。等開始能理清,也早已抽離原本的事件跟環境了,而抽離通常都伴隨著放棄。雖然我們可能未曾流浪,但邀請大家也來回想這樣的時刻,讓我們再接近那些選擇一點點——




後記:不管是上午克先老師的講座,還是緊接在真人圖書館後,據點社工卡卡帶來的「無家者與法院的距離」,Q&A時間裡,法官們都提出如何把議題的理解運用在實務上的疑問,也有人在回饋裡說「原本關注到無家者的議題是因為人生百味和浪人食堂,但都是很表面的瞭解,透過真人圖書館,更能貼近的瞭解無家者內心的期盼跟狀態」。這讓我們很高興,也期待對無家者處境的認識,能在未來與法官們的專業有良好的結合 🌟

17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