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覽員近況分享——即將遠征汐止探訪西門王!


「面對久未聯繫但曾經很靠近的人,再見面的時候要說些什麼呢?」​

這是最近社工曼子腦中不斷在想的事。不知道看到這段話大家心中會浮現誰的臉,也許是曾經很親的家人,也許是反目成仇的朋友,近期在腦中盤旋的,是街遊以前的導覽員阿俊。​



阿俊之前是西門町路線的導覽員,當年訂製服蔚為流行,西門一帶非常多訂製西服店,即便競爭激烈,使用美國布料作牛仔裝的阿俊還是累積不少顧客,後續開發了許多副業像是電動玩具店、理髮店,但民國七十年因為股票套牢、副業被強制關閉,收入一落千丈也逐漸流落到街頭,也在街上遇到了芒草心的理事長獻忠。獻忠覺得「一隻嘴胡蕊蕊」的他即便缺牙漏風,還是很有導覽員的個人魅力,因此合作了導覽一陣子;後來,因為阿俊生活的狀態起起落落難以維持穩定,便暫停合作導覽,但我們還是遠遠的關心著。​

記憶中,這位我最早接觸的導覽員很多時候因為不擅表達情緒,對事情的不滿或怒氣總是很直接,而我又害怕衝突,所以我們之間的爭吵總是一人邊罵邊離開,另一方摸摸鼻子消化情緒等彼此冷靜,等待適合的時機彼此釋出善意,再看能一起繼續合作什麼。同時記憶中也有很多有趣的回憶,像是阿俊很愛寫信,大概三天到一週就有一封,分別寫給我跟當時也還是妹子的同組同事,內容大多是直白地表達愛意與關心,或是偶爾說說自己的近況。由於信中文字「過於藝術」,每次和同事一起解讀彼此信中的內容,再請阿俊朗讀作為正解,是剛踏入這工作的我,看見和服務對象真心交流的時刻。​

他就是一個如此讓人又愛又恨的人,像家中長輩一樣,有自己的執拗,也有自己表達關愛的方式。本來都要摸索出相處的方式,想著之後要怎麼繼續相愛相殺下去,但,一切都發生得好突然——​

去年八月中的時候,住在據點的阿俊已經要邁向出去租屋的階段,當時我們才開玩笑說阿俊真的很好命,每次遇到不好的事就立刻會有貴人出手相救,或是得到很好的機會:像是數次流落街頭芒草心剛好都有空床,或是剛準備要出去租屋,馬上就遇到很少釋出好物件的新房東,人好說話、物件也很棒。結果才剛下訂金,阿俊就在公園中風倒下,送醫後發現腦傷的蠻嚴重的,右邊大面積的偏癱,也影響語言區跟一些自理功能,而這些創傷是沒辦法透過復健復原的,所以阿俊往後的餘生大概都要在汐止的養護機構度過。因為離所進安養,我們也將後續的事宜交給公部門的社工處理,在跟社工交接、跟阿俊小孩連繫表示目前芒草心的服務就到這邊的時候,還真的有些感慨,好像把養了好多年的小孩出養給別人,第一個接觸的導覽員,也是第一個結案的服務對象。​


這期間無數次想要去探視,但因為疫情,也因為沒有合適的探視角色而遲遲無法達成。時隔一年,感謝公部門社工的牽線,我們終於有機會可以見面了!下週三的上午,我們將去汐止探訪阿俊,由於見面的時刻著實難得,也不知道下次再見是什麼時候,因此發這篇文想邀請各位舊雨新知,無論是否認識阿俊,都可以把想對他說的話留言在下方,我們會整理整理,訪視當天現場唸給他聽的!​

#西門王的漲跌人生

#阿俊

18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