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阿和



有些老朋友們應該還記得這個臉孔。

我們在兩個禮拜前得知,我們唬人大學畢業的阿和已經從人生大學畢業了。


跟阿和有很深緣分的活水泉教會,想在17日早上為阿和舉辦一個小小的追思禮拜,來詢問我們是否有阿和近年的照片時,我們才意外得知阿和已經不在了。他是在 6/9 被送醫,隔天在醫院過世;我們最後一次和阿和聯絡是四月份時詢問阿和是否要幫他預約第三劑,沒想到在短短兩個月內阿和就⋯⋯


阿和是我在萬華認識的第一位無家者,九年前的我憑著一股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去拜訪社會局社工獻忠(也是芒草心創會理事長),獻忠介紹給我的第一位無家者就是阿和。當時的阿和剛戒酒,開始以工代賑的工作,也剛搬進租屋處離開了公園,後來在大家的協助下,經過一年漫長的訓練,在2014年正式開始導覽。


手機裡還留著訓練過程時的紀錄和錄音,按下播放鍵,阿和絮絮叨叨的熟悉聲音冒了出來,一時之間有點難以相信聲音的主人已經到了另一個世界。街遊的大家很震驚,開始聯絡相關單位,嘗試拼湊阿和最後時日的狀況,一方面心裡也開始回想,會不會當初自己漏了什麼阿和傳遞給我們的訊息,讓我們這麼晚才發現這件事。他最後的時間會不會很孤單呢?


⋄ ⋄ ⋄​


活水泉的夥伴們告訴我們,今年阿和的行動狀況比較不好,所以他們每兩三個禮拜就會到他家和他一起讀經禱告。在最後一個月時阿和的狀況下降得很快,而最後一次拜訪是阿和去世前一個禮拜,再次拜訪才得知阿和已經去世了。在聯絡阿和過往的故人時,當初參加導覽後幫阿和聯絡上台東大哥大姐、帶著阿和跟我們一起去台東的遊客朋友Y說,他在阿和過世前一個禮拜曾經去拜訪過他,訊息的最後Y寫道:「我們他們應當都沒有遺憾了。」


其實說心裡沒有遺憾是騙人的,剛知道的時候除了震驚,更多的是想著是否自己做得還不夠。阿和清醒的這五年裡(2013 ~ 2018),雖然狀況有上有下,但我們終歸是走了過來。在他重回酒精懷抱之後,我們持續地和他拉扯著,最後決定以一個比較遠的距離關心他,想著或許有一天契機來了也許會有不同的發展,畢竟只要人活著,就有希望。


一位朋友聽了我的遺憾後,說了一句話:「你已經做了你能做的,至少在這五年,他曾經發光發熱過,也認識了一些持續關心他的朋友。一個人不能接住一個人,是整個社會才能一起接住一個人。」


在追思會上,看著阿和那清醒五年間的照片,充滿著朝氣,臉上閃耀著光芒開心地和遊客互動;重新開始喝酒後,他開始越來越憔悴,身形也越發消瘦。這一段我們一起走過的旅程,有歡欣有快樂有生氣有淚水,但我們還是想記得那個善良的阿和,那個發現當初我還在待業時,立刻說應該要他請我吃西瓜的阿和;那個在寒冷冬天,身上只剩30塊省著不敢吃飯,卻一邊把錢全部掏出來給路邊穿著短褲的乞討者,一邊感恩著他還有外套長褲可穿的阿和。這些回憶,我們都會好好保存在心底的。



希望你現在無病無痛也不再有遺憾失落,已經回到天主的懷中。


再見了,阿和。



#阿和


 

📖 與阿和的回憶:


➊ 阿和的堅持:https://reurl.cc/O4qGpR

➋ 阿和的蔥肉餅:https://reurl.cc/nO0rE2

➌ 阿和近況:https://reurl.cc/kE0r7K

➍ 陪伴這條長長的路啊:https://reurl.cc/Zb79rp

44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