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為家

香港

怕死,所以活下去

文:趙曉彤,攝:雷日昇

好姐因為高血壓而在工作時休克,以後都做不到粗重工作了,收入愈來愈少,交不起房租,就把所有物件留在房間裡,她一個人,挽着一個大手袋,裡面放了兩件衣服,一些日用品,深夜來到麥當勞,找個位置睡覺,翌日如常上班。

 

她的同事和朋友都不知道她是露宿者,下班後,她和朋友吃飯,夜了,朋友要回家,問她回家了嗎?「還早,我再逛逛。」送別朋友,繞一個圈,在街上走走,到公園坐坐,十一二時,回麥當勞睡覺。

 

她露宿了兩年,離家接近十年。無時無刻,都是一個人過。病了,一個人看病、住院、出院。餓了,累了,一個人在麥當勞。她不時想,為甚麼她會來到這個狀況?「我真是不知道。」她想死。她不明白,人為何要生存?於是,她預備要跳樓、要燒炭、要吞服大量安眠藥,可是預備完了,她就害怕,最怕自殺死不了,白受罪。原來,她怕死,那就惟有活下去。

 

半年前的深夜,她在麥當勞,看見社工向麥難民派傳單、派手襪。社工說,他們可以幫助露宿者。她就接過傳單,致電求助。社工替她找了一間板間房,雖然很小,很臭,很多木蝨,但總算有了瓦遮頭,有一張床,可以安心睡覺。

 

她打散工,月薪幾千元,僅足夠交租,和勉強維持自己「未死」。她有時夠錢吃晚飯,有時不夠,就早點回房間睡覺。她的房間很小,但很空,幾乎沒有物件。她只有一張床,幾件衣服,房間裡的風扇、電飯煲等電器都是社工給她的。上班前,下班後,她就在房間裡坐,坐着會睡,醒來便坐,她沒有任何娛樂。初搬來時,因為房間很髒,她買了清潔劑,花了很多時間又抹又洗。她的房間一塵不染。

 

十年前,她和丈夫經常爭執,連帶和子女的關係也很差。她一離婚,就離家,從未回頭找子女,現在沒有彼此電話,想找都找不到了。

 

想念子女嗎?「不想是假的,但他們都長大了、獨立了。」不想他們知你露宿?「當然不想。」

 

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沒有人可說心底話,好姐說,她長期都很孤獨。

 

怕孤獨嗎?「怕,也要生活。」最怕甚麼?「怕一個人死了,沒有人知道。」

© All Rights Reserved by 社團法人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

  • RSS Social Icon
  • Facebook Social Icon
  • YouTube Social  Icon
  • Instagram Social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