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ll Rights Reserved by 社團法人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

  • RSS Social Icon
  • Facebook Social Icon
  • YouTube Social  Icon
  • Instagram Social Icon

何以為家

一直以來,我們認為一個家要有四面牆,保護住在裡面的人。但面對著昂貴的租金情況下,欠缺穩定經濟能力的露宿者在私人市場只能選擇最惡劣的居所。雖有四面牆卻也只得四面牆,伴隨的是侷促的環境、混濁的空氣、交雜的聲音、沒有獨立廚廁、更甚不能坐直身體,還附送蝨患、鼠患、蟲患。

 

露宿者以為脫離露宿,就可以有個安穩的家,孰料等待他們的卻是重重挑戰及可能再次流落街頭的循環。

香港

攝:雷日昇

香港

丁大哥於澳洲逾期居留10年而被遣返回港,社工於2018年在快餐店認識他並向他介紹清潔工,他愛工作但更喜愛賭錢,令人驚訝是他最近入住廁所樓上的閣仔竟要2500元租金。 / 攝:雷日昇

香港

過去七年在新蒲崗越秀公園也會找到正哥,他曾經血壓高至200多度仍要回佐敦當清潔管工….. 62歲的他最近因為腳痛頭痛日趨嚴重, 才願意入院治療。 / 攝:雷日昇

香港

曾居於澄平街隧道的阿強, 2015年政府將其個人物品曾全部丟棄……最近阿強租住了上海街1885元月租的床位,因為有木蝨,睡不著的晚上他會走到快餐店繼續睡覺。 / 攝:雷日昇

台灣

桃園某處無家者住所 / 攝:林璟瑋

老賈的日常

台灣

文、攝:林璟瑋

老賈自幼就開始流浪,很早就上船當水手,他這兩年變瘦了,看得出臉部的線條削瘦了,也變成更性格了。那天去拍他,他還幫我想了一些可以拍的畫面,不過我跟他說,就讓我跟你一天拍你每天去的地方就好,不用太刻意。

結果我就跟他從萬華住處走到北車,一路邊走邊聊,吃了午飯又到麥當勞坐,就是為了等他好朋友飛機兩三點以後會不會出來開始賣大誌,然後好可以去聊聊天。沿路他講了一些他的過去,那些我沒聽過的故事,還有他對生活的看法,他隨遇而安的住處,以及對愛情、婚姻的看法,還有他差點去當了人頭董事長的經歷。

他住的地方在三樓,牆上破了大洞,他用廚房那種隔油污的銀色隔板貼貼就好,這一切他覺得沒關係,每天看看平板日子好過就好,房租再多就付不起了,因為這是台北啊,生活費很貴。

 

他很大方的讓我拍他坐在他實在是亂得很的房間裡,而且是正面,他坐的位置是床上僅剩的空間,算是一個屁股大吧。他說「男生房間就是這樣嘛、你知道的」,我想想隨他吧,我不是大屁股的人,所以就跟他一起並坐在床上看我相機上拍他的相片,也沒去想那中間已經垮掉的床板撐不撐的住就是了。

他算是看得開的人了,對於自己的處境應該放得下了,但是我還是拍攝中途發現一段平日不顯露出來的憂鬱表情,我沒問他為何,因為問了也是白問,人生不就是如此嗎?